Menu

广州疫情防控网格员的战“疫”日志

0 Comments

中新网广州2月4日电 题:(抗击新型肺炎)广州疫情防控网格员的战“疫”日志

7:00穿上网格员的蓝色制服从家里出门;8:00-11:00工人新村悬挂横幅、张贴宣传公告、发放宣传页,小区入口门岗定点给往来人员测量体温,宿舍入户走访、排查往返湖北人员;9:0010:00工人新村;12:30-13:30赶回单位饭堂就餐,因来回路程较远,有时只在片区便利店买方便面将就一餐,便继续下午忙碌的工作;14:00-18:00继续开展入户走访、排查往返湖北人员、为群众测量体温、宣传疫情防范知识等工作;18:00-21:00交接班,整理当天的排查情况材料、登记信息,上报相关数据、材料……

徐韶甫认为,在出货方面,主要视物流行业的运输安排而定。以目前的状况分析,仍有部分企业要通过特殊申请管道维持出货动线。

“短期内确实有一定影响,我们现在就要求是在家办公。”深圳一家涉半导体业务的投资机构总监这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总体来说该机构对半导体产业的关注度没有什么变化,但疫情或多或少会成为投资节奏的掣肘。

所幸,半导体产业的行业特性让大多数厂家受到较小的冲击。2月12日,一名长三角区域IC设计厂商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就他所在的细分领域来说,产品生产主要在国外,因此影响不大。而设计主要是员工用自己的服务器和电脑、通过网络连接进行工作,总体来说受到的影响肯定比餐饮、电影等线下场景要轻,基本上工作都能够照常完成任务。

目前来看,作为晶圆厂,即使在节假日期间,这些厂商的节奏其实一贯稳定。

从除夕开始,卢炜杰所在龙洋片区共安排了4名专职网格员、自愿协助网格工作的党员若干名,动态掌握疫情人员及相关信息并记录在册。截至2月2日,龙洋片区巡查出租屋224套,宿舍1097套;配合卫健部门走访来穗人员492人(其中走访湖北籍人员44人);新发现从湖北籍来穗人员22人,其中武汉籍2人;派发宣传资料327份,张贴宣传通告8份;通过电话咨询方式了解湖北籍人员基本情况320人。

龙洋社区是广州人口高度密集社区之一,居住人员流动性大,人员结构复杂,截止2020年1月底,该片区入住人数10867人,其中湖北籍来穗人员1007人。因此龙洋片区被龙穴街党工委列为疫情防控重点、难点区域,而片长卢炜杰正承担着摸清这片区域真实情况,准确上报信息的重任。

卢炜杰每天都会带领龙洋片区的网格员们悬挂宣传横幅,使用LED屏滚动播放宣传科普视频,通过流动党建大喇叭巡回宣传,张贴警示宣传标语,依托居民微信群、QQ群等工具发布病毒和防控知识,将防疫知识送入网格内的每一家每一户。

“陆续封城与交通管制的措施可能会影响到物流的运输效率,加上延期开工,下游模块厂与组装厂目前无法收货,导致封测企业收到晶圆制造者生产完的产品即便封装完好,可能也无法全数送到客户那端做测试或组装厂组装,只能暂且存放在厂内。”他表示,出货进度对晶圆制造来说不大,但对封测业来说则影响较深。

“长鑫存储属中国半导体重点企业之一,领有国家级特殊许可证,不受现在禁令影响,因此中国境内客户均可按时出货。”集邦咨询在报告中指出,不过长江存储的武汉厂区目前产能仅占整体NAND Flash产业投片量约1%,对于市场供给造成的直接影响有限,但若疫情延长,可能影响原本安排在第二季开始的扩产规划,有待持续追踪。

“这段时间太忙了,几乎都没时间好好和家人说话,希望疫情尽快结束,我就可以放心陪陪他们了。”卢炜杰发自肺腑地感叹道。因疫情告急,卢炜杰自愿放弃春节假期,放弃陪伴家人的好机会,始终坚守在龙穴街疫情防控一线。

对于投资周期较长的半导体产业来说,这尤为重要。目前海外领先的半导体大厂多经历过几十年发展历史,侧面显示出这个产业的发展纵深性和资金需求之庞大,也才有了半导体产业“板凳要坐十年冷”的说法。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供应链行业虽然在极力确保复工日期不过于延后,但部分企业要求人员复工后要再做14天隔离,恐怕会让复工率偏低,且复工后生产效率难以迅速抬升。

1月23日,武汉开始“封城”,此后湖北各地市相继加强防疫措施。疫情影响下,则难免会波及到整个半导体上下游产业链的生产和供应。

集邦咨询分析师徐韶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道,从半导体产业链来说,晶圆制造与封测业主要涉及生产环节,这两个领域暂时不会受到疫情太大影响。“因为工厂维持24小时不停机运作,生产安排也是事先规划好,加上厂房的自动化程度大部分对比组装厂要高、人力依赖度相对较低,所以至少目前为止能维持既定规划的生产量。”

“如果再考虑到有跨省级人员受交通管制影响而无法如期上工,即便半导体业者自动化程度高,仍会增加人员调度的困难,甚至在原物料的供应频率上发生变化;如此一来,半导体行业可能将谨慎评估放缓生产速度,或选择性生产的可能性,导致需重新调整交货进度。”徐韶甫表示,假若遇上这种情形,在有限的人力物力供给下,非必要性的研发工作与扩厂计划或许会被暂缓重新规划进度。

前述芯片设计厂商负责人也指出,如果疫情持续时间延长,会对半导体领域投资造成影响。“对于现在正在募资的企业来说,会带来压力。因为双方无法面对面;当然投资圈自身也会有压力。这会间接影响到半导体全产业链的发展进程。”

卢炜杰每天带领网格员前往宿舍区、营业商铺等重点地区测量体温,确保体温异常人员当天发现、当天上报、当天处置。他和同事们耐心劝告湖北籍或曾到湖北人群带好口罩、减少外出、记录行踪,如有任何异常情况及时沟通。

这是广州龙穴街网格中心龙洋片区网格片长卢炜杰从年三十开始每天的工作时间表,他负责的片区属于中船南沙工人新村“扬帆嘉园”,是中国船舶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规模最大的员工宿舍。

Canalys分析师贾沫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与半导体关联度很高的手机产业来说,武汉属于在全球占据一定地位的闪存制造中心。

湖北武汉是中国半导体业核心城市之一,长江存储、武汉新芯和武汉弘芯均为我国极为重要的晶圆厂,周边还有位于邻近省份安徽的合肥长鑫。

不过该机构表示,尽管长江存储及武汉新芯都在致力安排足够产线人力以维持工厂运作,但受到封城措施影响,企业在复工方面依然会有隐忧。

西部证券也指出,前述武汉这些晶圆厂除了每年的岁修外,一般都是全年不停工,目前看来仍在正常运转。短期来说,影响并不算大,但是随着时间周期的拉长,如果物流安排和工厂人员完全到位可能还需等待一定时间。

举例来说,投资机构的尽调一般会要求面对面交流,甚至去厂区或办公区调研,疫情的出现一定程度限制了线下交流的顺畅开展,自然也会影响到下一步投资计划的开展。

这些还仅是短期内的影响。更远的层面则关乎半导体领域投资和产业发展信心。

龙穴街像卢炜杰一样的网格员有三十多人,在居民家中、在大街小巷、在商场超市旅馆、在农贸市场等任何一个允许进入的场所,都有他们恪尽职守地上门走访、宣传摸排的身影。这些站在疫情防控一线的网格员是这场“无烟火”的疫情防控阻击战中最默默无闻的逆行者,是片区群众生命安全最兢兢业业的守护者,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最坚定忠诚的拥护者。(完)

“但有一个问题,测试需要在实验室实地进行,这会带来影响。”他说。

此外是希望在产业政策方面,相关部门在员工薪资、房租等方面能予以支持,适当补贴或进行减免,减轻对行业带来的压力。

综合来说,前述IC设计厂商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疫情对于恢复生产、进出口会带来短期影响,这需要一点时间反应、但不会太长。现在产业链在逐渐恢复研发,相应代工厂等已经在工作了,问题不大。

“对于新项目,我们一般会通过电话会议先了解;已经接触过的项目,投资节奏会延后一些。但这不是出于对行业的重新判断作出的选择。”该总监指出,不过对于一些融资需求较紧迫的半导体企业来说,目前的融资需求会更加紧迫了。

其他需要关注的方面,一方面来自人员。“各个厂家的人力不到位,是短期内影响运营的一大因素,但也难以有更好的办法来应对。”

此前,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曾指出,长江存储和武汉新芯主要在NAND Flash领域,两家公司已要求非一线人员以外在家上班,厂务端人员仍依照年节安排正常运作,并严格管制人员进出。“目前没有任何产线有部分或全面停线,也即生产数量在短期之内不会受到影响。”

当然信心支撑可能会来自对5G应用的期待,尤其在“线上”生活正无限快速融入我们的今天。

对此徐韶甫认为,目前还尚未观察到疫情对中国境内5G发展有显著推进作用。“或许目前可能因远距离办公、视频会议或云端影音的使用度显著增加,造成推动通讯产业的预期性心理,不过若以目前的终端需求来看,5G技术可能非必要条件。不过在原本就预期的5G产业应用上,或有可以纳入讨论的地方,如远距医疗等。”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虽然生产没有间断,但疫情对工厂本身的运转也并非全无影响。